香港六合彩网站,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traatum.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语文网
www.yuwenxue.com
当前位置: 语文学>> 作文大全>> 对症下药 阳光的针芒2000字作文>>

对症下药 阳光的针芒2000字作文

来源: 语文网  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2017-08-13 04:30:20
 ——题记  
   
 1.初生  
  很久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人间存在一个王国……  
  奢靡、繁华……  
  就在那么一天,我诞生了。我看到第一缕阳光,并且很庆幸地抓住了阳光的针芒。至少我是这么记得的,我走在阳光的针芒上。  
  我笑了,“呵呵呵呵”地笑开了。可是我看到周围的婢女们个个吓得魂不附体?我有那么可怕吗?我看到母后在一旁的床上,满头大汗,她也在笑,看着我,说:“孩子,母后要走了,要好好保重哦……”  
  接着我看见母后昏死过去。我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母后死了。她死后去了哪里呢?天堂?还是地狱?  
  婢女们忙着叫奶妈还有御医过来,我有些不明所以。  
  接着,一切便都模糊了。  
  我竟只记得我出生的那一刻?  
   
 2.起点  
  都说秋天是个寂寥的日子,可是秋天的今天却是个喜庆的日子,父皇大开国库,分发金银珠宝。  
  我很不解,去问父皇今天是什么日子。父皇看着我,说:“羽,你今天满八周岁。记住,你今天满八周岁。”在这个王国,八岁于我意味着可以出宫去四处游走。我长这么大就真的还未踏出王宫一次过。  
  “八岁了。我八岁了?”我忽然有些懵懂,但是之后我又想通了,“呵呵,我八岁了,好开心哦。”  
  父皇脸上露出一种忧喜参半的笑,我不知道他是想起了什么,难道是我母后吗?  
  我眨巴眨巴黑褐色的大眼睛,然后对父皇付之一笑,“父皇,你还是最疼我,呵呵。”但是碍于礼仪,我竟不可以扑上去抱抱父皇,这大概是身在皇家的悲哀吧。  
  “羽,今后不可以撒娇了,知道吗?还有,离开王宫后,要记住回家的路,父皇会等你的。”  
  “我知道了,父皇。”  
  “要好好照顾自己,今后可能没人可以照顾你了。”  
  父皇果真是最深知我心的人,像我这种人,一定会远远地抛开王宫和父皇,到各处去,而且是单独一个人,我绝对不要父皇派个什么贴身侍卫。不管是何处,只要远远地离开王宫就够了。这样就足够了。  
  “父皇也要好好保重,女儿会照顾自己的。”  
  父皇又笑了,“羽,你还是不适合王宫的,教了你七年居然还称自己为‘女儿’,应该是‘儿臣’。”  
  “是,儿臣会照顾自己的。”毕竟快要走了,还是循规蹈矩地过完这一天吧。  
   
  “羽,去大殿里面见一位大法师。”  
  “是,父皇。”  
  于是我到大殿去,看到一个长满银白色胡子的老爷爷。父皇说他叫汉斯。  
  “嗯,够强大了嘛,真是天生的魔法师。”这是老爷爷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那么,接下来要干什么呢?”我问。  
  “很简单,我让你变成魔法师,你愿意吗?”  
  “嗯。”我记得父皇说过,变成魔法师以后我就可以保护自己了。  
  接着,汉斯嘴里碎碎念着一段咒语,一道白光在我身上发出。  
  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魔法师了。”  
   
  我站在自己的笼鸢殿前。看来,我是羽,是笼外的鸢身上掉落的一根羽毛,而不是笼中的鸢。  
  婢女在殿内帮我收拾行李。我走进去一看,天哪,怎么那么多东西,整整五大包,而且还没收拾好。我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而已,怎么可能带得动这么多东西呢?我挥挥手让她们都走,自己收拾。  
  我把收拾好的行李翻了个底朝天,筛选后剩下的东西就不多了。这其中我最偏爱的是一只熊娃娃。父皇曾经对我说过熊娃娃是玩具,是不可以碰的。我问父皇为什么,可是父皇却一直不肯说。这只熊娃娃有些破旧,因为它是我私底下藏的,上次父皇过来看我,我慌慌张张把它蹭到烛火上,还好没有烧着。熊娃娃是玩具哦,原来我这么喜欢玩具,到时候我一定要创造一个到处是玩具的童话世界。  
  我还掇拾了一些诸如衣服之类的,另外还在身上带了点钱。我要走了,离开这里。  
  我走到宫门的时候,已经是已时了,但是父皇站在宫门口,显然是在等我。  
  我走上前去。  
  “羽,带上这些,你会需要它们的。”  
  “谢谢父皇。”我接过父皇手上的包裹,沉甸甸的,装了些什么呢?  
  我还来不及向父皇告别,他就匆匆回去了。看着父皇驾马而去的背影,我喊了一声:“父皇,珍重!”  
  我想父皇现在应该是偷偷在笑着吧,看来我是长大了。  
  接着我没有再回首,径直往王宫的反方向走去。  
  我想这应该是一个起点,我带着我的梦在游走。但是,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3.彩虹  
  等过了一个镇,再到了一家客栈的时候,我总算停下来了,到客栈里去。  
  “小丫头,去去,别挡着大爷们。”我看到一个面目猥琐的家伙,他似乎就是这家客栈的小二。  
  我低头看看自己,哇,满身灰尘、头发散乱,再加上我只是一个小孩,难怪他会这么对我说了。  
  “我累了,给我备房间、热水,知道吗?”我极有耐心地这么对他说。只要他再敢说一句不,我就让他死得难看。  
  “小二,给那位姑娘一间上等客房,备温水。”那个小二还来不及赶我走,就被旁边一个人叫住了,看来他还要请我住店哦。这样的话,那个人是个好人嘛。  
  我对着那个人眨眨眼睛,什么都没说就上去房间里沐浴更衣了。  
  待我出来时,几乎所有人都傻眼了。唉,没办法,王宫里最糟糕的衣服在民间也是极其美妙绝伦的。  
  我找到那个人,在他所在的桌子坐下。他倒是以为哪个权贵来了,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认识我了吗?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子啦。”我用手支着下巴,不眨眼地看他。  
  “没想到居然是个有钱人。”他哈哈大笑。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如果真的要叫我的话,就叫我彩虹吧。”  
  “叫我羽就可以了。”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彩虹吃惊了。  
  “你就是前几天满八岁的公主?”  
  “是吧,除了我父皇和母后,人人都叫我公主。”  
  当我再看彩虹的时候,他脸上布满了阴郁的愁云,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在房中玩着手中的熊娃娃,真的是好可爱哦,我一定要创造一个处处是玩具的世界!  
  忽然,有人敲门。  
  “进来。”我这么说道。  
  走进来一个人,是彩虹。  
  “羽,你打算去哪里?”  
  “先远远离开王宫,远远离开,再远远离开。”  
  “哦,这么讨厌王宫?”  
  “也不是啦,只是体内似乎有种欲望在驱使我背离王宫。但是我感觉我还会回去的。”一定还会回去的。  
  “今天早点歇息吧,明天开始我带你四处去。”  
  “好的,晚安。”  
  “晚安。”  
  彩虹走后,我想起父皇临走前给我的包袱。于是我翻开父皇给我的包袱。  
  这里面居然不是金子?我疑惑了。父皇居然会给我金子以外的东西?  
  我一件一件拣出来,小心翼翼地,生怕磨损些许。  
  第一件是法杖。这把杖,叫做冰精短杖。它小巧玲珑,我以前听过父皇说,它是我刚满八岁时最适合我的法杖。我细看它,不觉有些欣喜,越看越喜爱它。我拿在手里试了一下手感,恰到好处,既不太沉,也不太重。  
  第二件是法衣。它虽然正合我身,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它。王宫里的衣服要漂亮多了。  
  第三件是手套。这是红梅林手套,还可以吧,戴上去挺舒服的。  
  第四件是鞋子。我认得这鞋子,是蓝宝石鞋。鞋子上嵌着一颗蓝宝石,湛蓝湛蓝泛着光,好美。  
  第五件是帽子。只是这顶帽子绿幽幽的,我才不喜欢呢,不戴就是不戴。  
  第六件是耳环。我长那么大可没穿过耳洞呢,要我戴耳环?不干,坚决不干!  
  我还要继续在包裹里掏的时候,才发觉没东西了。我再一一欣赏了一遍,才把它们放回包裹里。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了。我下楼之后发觉,彩虹起得比我更早。  
  我唤小二来,点了几样菜,和彩虹一起吃。吃过之后,我觉得这些菜不好吃。真的不好吃哦,除了蘑菇肉,就是蜗牛肉。彩虹看到我皱了眉头以后,说:“没办法,这里不比王宫里那般华丽美妙,既然出来了,就要适应宫外生活。”我轻轻“噢”了一声,然后低下头吃饭,不说话。  
  吃完后,彩虹说他要带我出去见见世面,叫我带上法杖,穿上法衣。可是我嘟哝着嘴说法衣不好看。  
  “傻孩子……”彩虹忽然像长辈一般,用手抚着我的头。  
  “怎么啦?”  
  “你不是带了罗纱制成的白罗衣吗?”  
  罗纱是王宫中很珍贵的一种衣料,由上万担蚕丝中精抽出两担,再由十个纺纱高手一起纺织而成,其间的制作步骤过分复杂,只要稍微有一个地方出差错,就得从头开始纺织。罗纱很轻,而白罗衣是由十丈罗纱抽成两丈来制作的,穿上它便可腾云驾雾。  
  只是,这和难看的法衣有什么关系呢?  
  “先穿上法衣,然后再套上白罗衣,便只看得到白罗衣。”彩虹看出了我的疑问。  
  “噢,那我上楼去了。”我转身,又停下来说,“记住要等我哦。”  
  “嗯,去吧。”  
  我拿出法衣,穿上它,再将白罗衣套上去。真的没看见法衣了,好开心哦。接着我戴上帽子、手套等,一切准备好了,我才拿起法杖,跑下楼去。可能是因为穿了白罗衣,我一路就像在飞似的,轻轻的,轻轻的。  
  “出发吧。”彩虹靠着门口等我。我忙小跑一阵追上他。  
  “走,我们去蚂蚁洞。”彩虹扔给我一张林中之城回城卷轴。我拿着它,透着阳光看,看不透。  
  “呵呵,又犯傻了。”彩虹看着我笑,“记住这句咒语,对着它念‘啊牟法蒂哆’……”我看到彩虹在一瞬间没了身影。啊牟法蒂哆?我还是念一遍试试看吧。  
  “啊牟法蒂哆……”我感觉整个人像是在飞,在那一瞬间,眼前飞花碎玉般缭乱。忽地,我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叫做回城卷轴,这里就是林中之城。”彩虹拿出自带的蓝色椅子坐着。  
  “噢。”我应了一声。  
  接着彩虹便带我到一扇发着光的门前面。  
  “羽,要小心一点,这扇门连着另一个世界,那里有许多怪物。”  
  “好的。”  
  我们穿过这扇门,我惊恐地看到周围一大群怪物。  
  彩虹已经开始了残忍的杀戮,而我在一旁看得不知所措。  
  末了,彩虹对我说:“羽,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生活在繁华绚丽的王宫,那里不会有任何杀戮。但是在这里,真理只有四个字,适者生存。你必须适应这里。你现在已经有能力杀死他们了,试一试吧。”彩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难道怪物不是生命吗?  
  “不,那要杀人……”  
  “错了,是杀怪物。”彩虹打断我的话,“用魔法攻击。”  
  “可是我不会……”  
  “不,凡是都有第一次,你是个天生的魔法师。”彩虹第二次打断我的话语。  
  我战战兢兢地手持法杖,不自主地挥动法杖,怪物身上发出一道蓝光,很美,很美……只是光很快就灭了,怪物很快就死了。  
  “不愧是天生的魔法师。”彩虹在一旁拍手叫好。只是我竟也喜欢怪物死的那一瞬间?很美,很美……  
  在我们沉默的这一段时间,我看到怪物的尸体慢慢消失不见,现出铜币。我明白了,原来都是为了钱……这是个物欲世界,彩虹靠这些杀戮来赚钱养活自己,他没有错。怪物死后可以产生金钱,它们也没有错。那么,错的是谁呢?是这个世界?  
  好希望好希望,有那么一个世界,只有玩具,没有人类的私心来干扰……  
   
 4.被诅咒的人  
  没过多久,彩虹就带我去魔法密林找汉斯进行第二次转职。  
  密林很美,几株参天大树相互交错,成为一座森林,整个森林发出一阵幽绿的光。缥缈。深沉。  
  我两个星期没见汉斯了,现在他看起来又老了许多,苍老的脸上沟沟壑壑的,眼几乎完全凹陷下去了。  
  汉斯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了我一封信,让我去交给转职教官。本来彩虹是要和我一起去的,只是被汉斯留下了。汉斯脸色很难看,我说不清理由,只是感觉有种很压抑的情感在慢慢复苏。  
  我到密林的北部,在最顶部找到了转职教官。教官让我打三十颗黑珠。  
  再我打出第一枚黑珠以后,我将它捧在手心,慢慢地欣赏。我竟喜欢这枚黑珠?据说黑珠是怪物们丑陋心灵的具体化。可是我竟喜欢它,我竟迷恋它?  
  我用很快的速度打了三十一颗黑珠,并将其中一枚黑珠藏在白罗衣里。我藏得很好,教官很满意地给了我一枚英雄勋章,并没有发现我拿了那枚黑珠。我是时候回去找汉斯了。  
  我想,汉斯还有彩虹估计没有料到我拿黑珠的速度如此快吧,因为我在门口听到他们的谈话。  
  清清楚楚,就像被谁一刀一刀剜在我的心口。  
  “彩虹,你知道关于羽公主的预言吗?”  
  “知道。”  
  “那么你应该很清楚,你应该立刻让她回去,回去那个王宫。”  
  “不,汉斯,你有你想要捍卫的,我也有我的使命。”  
  “哦?你的使命难道就是让公主来毁灭这个世界?”毁灭。世界。  
  “不,我只是要在公主第二次转职前引导她。而这之后,事情会如何发展,公主该何去何从,我都不需要关心。”  
  “那么你也应该清楚,只要公主一碰到玩具,就会有种强烈的黑暗势力支配她的神智,而她天生具有的天赋以及她本身的圣洁最终会使她的力量变得无穷大。”支配。神智。  
  “清楚,只是我想公主应该收集好了三十枚黑珠,正赶过来。我们是时候结束这次谈话了。”  
  “好,我说最后一句话:公主,是个被诅咒了的人。”诅咒。  
  我很快地调整了一下情绪,就像刚回来一样走进汉斯的房子。我的脸依然婉约清丽,我的心却已然灰淡。在密林我看不到秋天的萧条,只是我知道别处的现在,绿色早已灰飞湮灭,只剩下枯黯的黄,无尽的黄,满山满地,落满叶,一如李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我选择了牧师这个职业。这大概是最令汉斯吃惊的事情。  
  当邪恶与圣洁共存,会是一般怎样的景色?  
  等我转职后,我果真找不到彩虹了。  
   
 5.往昔  
  没有了彩虹的日子,我却依然过。  
  原来我从来都只是,一个人。仅此,而已。  
  我从这处游荡到那处,再从那处出发,游遍世界。  
  恍然回首,半年的时光在罅隙里溜走,我再也,触不到了。好多的好多,都只能残忍地用“曾经”来形容了。  
  曾经的我,在密林深处遇到一个叫做爱夜之猫的人。那时那地,我迷路了。是他,他带着我走出密林,虽然只见过一面,但还是非常感谢他。曾经的我,一不小心被一个比我的技术还要糟糕的人抢怪,随后他的哥哥姐姐什么的就都跑来开骂了。他们在骂我,只是我没错,我没做错事,可是为什么他们还是要骂?不过还好,还有个人在旁边陪我被骂也陪我骂人。曾经的我,和另一个也叫彩虹的哥哥到处去,很多地方都是他带我去的。我很喜欢叫他哥哥,每次和他走近的时候,身前身后都开出几株四叶草。四叶草代表幸福、快乐,是吗?曾经的我,和东东还有小鱼一起做六人组队任务。东东。小鱼。小羽。曾经的我,和欣欣一起在雪域玩儿,我们跳到那个暗沟里,别人都下不来,那个时候我们笑得好灿烂。曾经的我,和阿樱一起在市场无聊地又笑又跳。曾经的我,和判官、狗狗还有酷在射手村附近练级。我们到处跑,不小心碰到大一点的怪,都受重伤了,可我们很开心,因为朋友在身边。  
  原来我已经拥有了那么多个曾经,也遗失了那么多的往昔。  
   
  风在手心吹,忽地飞出一只蝴蝶,载着我的记忆,渐飞,渐远……  
   
 6.樱桃的味道  
  半年过去之后,我已经从各个地方听说了许多关于红樱桃林的故事了。  
  在那片红樱桃林里面,住着一位巫女,名曰樱。她生平最喜欢吃樱桃,也喜欢看樱桃林挂满樱桃的样子,到处是殷红的颜色。她和我不一样,我是集邪恶与圣洁于一身,两股力量难免有点相抵触,当然这也是诅咒到至今还未能完全支配我的原因。确切的说,半年以来我并没有任何被人支配的感觉,或许诅咒会失效也不一定。樱浑身充斥着馨香,在她的身上,不存在任何的丑陋,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巫女。甚至于,她的法力大到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对了,我的理想,我要造出一座属于玩具的城堡。  
  我已经忘了我的熊娃娃是在哪一次战役中丢失的了,但是它不见了,我越发迫切地想要一个充满欢声与笑语的玩具的世界。  
  那么,樱,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我从东部到西部,从地上到天上,再从天上到地上来回奔波了一个星期。一无所获。  
  樱,你在哪里?红樱桃林,你在哪里?  
  我将头靠在树干边,很快就睡着了。这些天我实在是太累了,七天以来只睡了九个时辰。  
  朦朦胧胧,却又清清楚楚的声音……  
  “羽,过来,过来,这么走……”  
  “嗯?怎么走?”  
  “到天上去,在码头寻找一个不是抵达密林的出口……”  
  这是个甜甜的女音。丝丝甜甜的,樱的声音。  
  忽地我感觉有种被人控制的感觉,心口有种很闷的感觉。有个声音在回荡:“玩具,玩具……”  
  接着我又睡着了。当然我知道我的身体还在动,大概是去找樱吧?那就去吧。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樱桃林了,这里是满满的红色。绚丽,色彩。  
  我在这里摸索,不断地往这个或者那个方向走,寻找樱。  
  只是这里林子太大,我被困在里面了。  
  到了傍晚,太阳斜斜的,快下山了。  
  我忽地记起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肚子饿了。于是我摘了一枚樱桃。  
  我把樱桃放在齿间,然后就那么一咬,樱桃汁在瞬间把我的唇染得红红的。唇红齿白。  
  这里的樱桃不似凡间的樱桃。它们甜甜的,不带一点儿涩味或者酸味,因此我的嘴里现在充斥着甜甜的味道。丝丝甜甜的,樱桃的滋味。  
  我只吃了三颗樱桃,便饱了,体力也似乎恢复了许多。  
  此时天色已晚,光线渐渐黯了下来。渐渐地,渐渐地,我也看到了在黑暗中发着荧光的一处。那大概就是樱所居住的地方吧。  
  我于是朝着荧光,坚定地走过去。  
  近了,更近了。  
  我在发光的树屋外驻足,瞧见一名女子,面目清秀,唇角微微上弯。忽地她对着古琴露齿笑。唇红齿白。是的,肯定是樱,我终于找到你了。  
   
 7.传说中的巫女  
  “什么人?先进来吧。”樱说着,开始抚琴,悠扬的琴声倏然响起。原来樱已经发现我的存在了。  
  我不急不忙走进树屋。  
  “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樱继续弹琴。  
  走近了,我才发觉她似乎整个人都发出一种诡异的微微的白光。她竟圣洁到此种地步?  
  她没有再说话,而我也只是注视着她,听她在弹琴。我本人不懂得音乐,但是却隐约感觉这琴音淡淡的,淡淡的,有种由繁华走向灭亡的感觉。轻轻的,轻轻的,然后所有的奢靡浩大就都消失了。  
  一曲弹罢。  
  “我知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樱把脸转过来看着我,我一直惊呆了。樱竟能知道我所想的事?  
  “别吃惊,早在1000年前,我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了。”樱很平和地对我说,只是眉头微蹙。  
  “那么,你会帮我吗?帮我创造一个只有玩具的世界,可以吗?”  
  “一切都是命,我们逃不出它设计的圈套。”樱现在的眼睛似乎蒙了一层雾,我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我必须帮你,现在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你九岁生日的那天,就是你实现这个愿望的日子。”樱的回答另我感到十分惬意。她居然那么容易就答应帮我了。  
   
  半年以来,我所听到的关于樱的事情都只是片面的,并且是模糊不清的,因此我并不了解樱。其实有件事,只有樱和她姐姐知道。  
   
  一千年以前……  
  这里是冰封雪域,樱和她姐姐是这里的统治者。  
  只是有一天,在很突然的一天,樱的姐姐把樱叫到圣岩。  
  “樱,其实我是个被人诅咒的人。”她的眼神很凌厉,樱到时就吓了一跳。  
  “姐姐,你怎么了?”  
  “樱,记住,明天的今天,我就不再是我……”樱的姐姐忽然说不下去了,但她最后还是把还没说的话说出来了,“我将灰飞湮灭。”  
  “姐姐……”樱顿时瘫在地上。  
  “这后面蕴藏的一股黑暗的力量,其实是诅咒我的人赋予的。”樱的姐姐指着圣岩,“他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因此我无法反抗。”  
  “姐姐,不要走,我会和你一起对付他!”  
  “不,那是白费力气。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水晶,叫做黑暗水晶。人类的心灵都有阴暗的一隅,他的力量之所以这么大,都是因为人类丑陋的心灵。这样的结果,谁也阻止不了。”  
  “姐姐……”樱的泪在瞬间滑落。  
  “但我还有一个夙愿,那就是建立一个只有玩具的地方。那里会很纯净,纯净得甚至没有一丝尘埃。”说着,樱的姐姐竟笑了。  
  “樱,一千年以后,会有个叫做‘羽’的人来找你,你要记住,那个人就是我。”  
  ……  
   
 8.毫无痕迹殇的洗礼  
  我就快要实现我的愿望了,呵呵,很开心。  
  我记起父皇,还有父皇的子民们。他们都是善良的。于是我决定用剩下的时间把他们带上来,让他们也享受一下周围都是玩具的那种无邪的快乐。  
  于是,我离开樱,回到了地上。  
   
  “父皇,我回来了。”  
  “羽,好久不见了。”  
  “父皇,我想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决美的地方。”我这么说着。  
  父皇冥思了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了,虽然他连我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都还不知道。  
  这件事让我很高兴,父皇还是那么信任我。  
   
  父皇在全国颁布王令,命他们在两天内收拾好行李,宣布将举国搬迁。  
  短短两天之内,国民都准备好出发,向新的地域迈进。后来我才知道,不是新的地域,而是新的地狱。  
  当然也有少数人决定留下来,毕竟他们在这里待了很久了,对这里也有了感情了。  
  当时第一个来找父皇请求父皇准许他留在地上的是汉斯。父皇准许了。随后,估计来了三四十名,其中也包括诡异的[飞飞转职教官]和强悍的[勇士]。而睿智的[射手]也随他们留下来了。  
   
  很快,两天就这么过去了。  
  父皇高喊一声“出发”,我们就开始了这次搬迁。  
  一路上,我们不断遇到怪物,当然由于我的保护,他们都没能伤害到任何一个百姓。  
  我忘了这一程我们到底走了多久,总之我们是到了,到了樱的樱桃林。  
   
  我狂奔着去找樱,问她还要多久才可以把这里变成玩具的世界。  
  她说:“明日。”  
  原来我们走了将近半年,真是远啊。  
  我疯狂地在笑着,那种被人控制的压抑的感觉又出现了,很不舒服。  
  恍然间我瞥见樱的表情,很忧虑,我不知她在想什么。  
   
  到了晚上,樱突然来找我。  
  “羽,你确定要把它变成玩具城?即使你的生命将结束也没所谓吗?”  
  “没所谓。”我没有半丝犹豫。  
  “即使……即使是……”樱说不下去了。  
  “是什么啊?”  
  “没有什么,你回去睡吧,再过五个时辰就天亮了。”  
  “嗯。”  
   
  我睁开眼睛,天亮了。  
  樱早已在屋外等着我了,她准备了一把法杖。她说这把法杖叫做“慈悲为怀”。  
  慈悲为怀?  
   
  樱开始施法了,我觉得我身体里的力量渐渐被她吸走,而她愈发地发出刺眼的白光。  
  “撒?v滴撒控……”樱的口里念着许多我听不懂的咒语。  
  我觉得我似乎脱离了我的身体,向上飘,再向上飘……  
  但是我知道,下面的樱桃林应该已经变成了玩具城了吧?我最喜爱的玩具城。  
  即使我并没有下去看过,也已经满足了。  
   
  我觉得我飘到了太阳上面。  
  终于,我终于可以真正踩在阳光的针芒上,幸福地笑……  
   
 后记  
  樱桃林真的变成玩具城了。  
  只是樱耗尽了她的法力,慢慢阖上了她的眼。  
  我竟到了最后一刻都不知道,父皇还有国民们都因为这次的施法而变成了玩具。  
  我竟从来都不知道,仍然笑得很灿烂。我以为他们现在和玩具和睦相处。我真的是这么以为的。无知。  
   
  一场盛大的葬礼,一座完美的城堡 我睁开眼,猛地被阳光刺得睁不开眼。这就是阳光的针芒吧?我用手抓住它,然后站在上面。我很开心地说,我走在阳光的针芒上。  
 ——题记  

标签: 小学生作文 六年级作文 六年级想象作文

香港六合彩网站,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www.straatum.com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